外贸建站选择美国主机好还是香港主机好

  美国主机和香港主机是现在外贸建站的首选主机,那么外贸建站选择美国主机好还是香港主机好?主机空间的选择对网站来说是很重要的,其不仅会影响到用户的正常访问,而且也会对搜索引擎蜘蛛爬去网站也是有较大影响,所以选择主机空间一定要注重主机空间的速度。

  说到访问速度,这个实际要考虑到企业用户群体主要在哪里比较多。比如一个企业主要做欧美市场,那么它们如果选择香港主机,欧美用户访问站点时打开时间可能就比较慢,但是如果选择美国主机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

  换回来说,如果在亚洲地区的外贸企业,如果选择美国主机,虽然美国主机有CDN全球加速,但是由于距离较远,整体上还是没有香港虚拟主机的访问速度快。所以,从访问速度上来看,没有绝对好用的主机,而实际上是需要根据用户的实际需求进行选择

  综上所述,这里推荐欧美地区选择美国主机好些,若用户是在亚洲地区则选择香港主机更具优势。

  最后,美国主机商BlueHost提供美国主机和香港主机,支持全球CDN加速和免费SSL证书,有多种方案可供选择适合各类外贸网站的建设需求,现在使用BlueHost优惠码在中文站购买可以享受七折优惠,而且还赠送域名,性价比还是比较高的。

  BlueHost中文站为了让用户享受更好的体验,对目前所有BlueHost的虚拟主机,包括云虚拟主机,都具备了免费赠送首年域名,免费赠送云备份的功能。以及BlueHost美国服务器、美国站群服务器进行流量升级和线路的优化,BlueHost美国站群服务器cn.bluehost.com,现在首单700元每月,不限购买周期,买3年也可以享受,美国vps主机首年大优惠的活动正在进行中,使用优惠码MDD即可获得。

美国主机适合哪些网站

美国作为全球互联网数据中心,在主机方面做的是非常不错的,我们一般把机房放在美国的称为美国主机。虽然美国主机的优势非常明显,但也并不适合所有的网站。今天我们就来详细了解下美国主机适合哪些网站。

美国主机适合哪些网站
美国主机适合哪些网站

美国主机适合的网站类型:

1、外贸网站

由于一些客户的业务原因,其主要的目标用户是国外,所以机房放在美国或者目标用户所在地点,其访问速度相对较快,而且这样也会有利于SEO优化。

2、不想备案的网站

放在国内主机(除香港等特别行政区主机外)的网站都是要备案的,而且备案的程序越来越繁杂,导致很多企业不愿备案,所以美国主机便是不错的选择。

3、PHP程序开发网站

我们知道,ASP程序开发的网站选择Windows主机,PHP网站选择Linux主机,国内PHP主机型大多都是linux/CentOS+Apache+MySQL+PHP技术构建的,这种类型的虚拟主机在国外已经发展很长时间,技术运用成熟。

3、售后服务

一些美国主机商已经在国内提供全面的技术支持,7*24小时全天服务。

通过以上几点,您基本可以判断自己的网站是否适合选择美国主机。

上述内容是由dreamhost中文指南(http://dreamhost.cn/)为大家提供的,如果您想了解更多信息,请继续关注dreamhost中文指南,如果您想转载此内容,请注明出处。

伊始:美国主机DreamHost的前20年历史

为了纪念美国主机诞生二十周年,我们和该公司第一批员工聊了聊。最初的目标是什么? 早期,美国主机诞生在哈维·玛德学院。四个互联网的最早一批使用者将自己的想法实践,创造了美国主机,从而领导了工作场所自由(以及所有现场DJ演出)的变革。

伊始:美国主机DreamHost的前20年历史
伊始:美国主机DreamHost的前20年历史

让我们一起来回溯美国主机的起源——一场1997年的派对!

新梦网络和主机种子

现场:哈维·玛德,克莱尔蒙特的一所以科学为重点的文理学院。 球员:达拉斯·卡什巴、乔希·琼斯、迈克尔·罗德里格斯和萨奇·威尔。这是四位热衷于利用新兴的互联网来改变世界的本科生。梦想:建立一个力量十足的创意公司。

达拉斯·卡什巴(美国主机DreamHost联合创始人兼联合首席执行官)说:“迈克尔和我在大学里经常闲逛。乔希是学计算机的,我们在实验室认识了他。我们都喜欢制作网站,现在这听起来很有趣,但在当时是全新的概念。我们都为当地企业建立过网站,当意识到我们在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决定联起手来,整合客户资源。于是我们开始在学校网络上聚集网站。其他人告诉我们,我们不会成功,因为这看起来太商业化了。我们还是买了一台服务器,开始运行‘Linux’。”

威尔稍后加入。他通过“网环”与卡什巴联系。“网环”是90年代一个按主题分类组织的网站。“网环”创建了一些首批在线社区,萨奇建立了它,他那时还在念高中。

卡什巴说道,我把自己的网站加到一个网环中,萨奇注意到我的哈维·玛德电子邮件地址,随后通过电子邮件和我联系,并说:“哦,成功啦,我刚刚被雇用了!”我很惊讶他还在读高中。我最后一年和他一起住在他大一的宿舍里。我们在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迈克尔、乔希和我邀请他作为一个独立的创始人加入我们。“

四个人一起创立了“新梦网”,在那里他们构想了网络上最有创意的想法。除了编程和推广新的网络应用程序,四个创始人开始寻找有趣和设计精美的个人网站,并提供给网站管理员一个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协作的地方。这就是闻名的互联网酷孩子中心。

卡什巴提到,“新梦”参考了美国梦这个概念。对他们而言,互联网代表了一个充满新机会的世界。

布雷特·邓斯特(企业传播副总裁):“在大学时,我被达拉斯招进新梦网络。当时,NDN是一个只有邀请功能的新型在线中心。回想那时,网页的存在就是告诉世界你是谁,你进入了什么地方。拥有“个人网站”是时尚潮流!这好像现代的在线约会档案,但它的目标不是满足人们需要,而是创造一种在线展示你的才华的方法,通过建立好看而有内涵的网络来展现创意能力的方法。”

卡什巴说:“我们必须搞清楚,而且人们问我们是否做主机。我们开始向一些人提供免费主机作为合作。从那里,人们问我们是否做了商业主机。我认为是乔希肯定的回答‘你知道吗? 是!‘”。

1997年夏天,卡什巴成为哈维·玛德首批毕业生。创始人们也购买DreamHost.com域名作为他们的主机服务的未来之家。当时,他们认为主机只是许多未来产品之一。

卡什巴:“我喜欢的产品是Vibeflow.com,一种在线广播。我们从没试图用它赚钱。我们那是刚刚在洛杉矶认识了很多DJ,在办公室里设了一个工作室。我们做了直播视频流并存储了所有档案。

丹·维索斯基(QA培训经理):“我主持了自己的每周节目“Futant Radio”。多年来,这个节目带来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DJ,为Vibeflow播放现场直播。 不幸的是,所有的好事都已经结束了。

卡什巴:“Vibeflow代表了我们早期的精神,那是一个自由创造的时期。我们定位自己是一个开发有趣的互联网产品的公司,主机只是一部分。但是一旦我们发现人们每个月都会继续为我们付钱,我们就不用工作了,我们认为 ’我们会继续这样做‘。事实证明,我们现在有很多正在做的主机工作。你总是添加新的东西,业务从此增长。

发展团队

第一批员工作为远程的技术支持,原来的四名创始人专注于编程。他们通过聘请哈维·玛德校友,网络链接快速增长。

布莱恩·希尔(即时支持主任):“我直接从Dominos Pizza被聘为技术支持员,所以事后看来,他们真的在一些没有经过正式训练的傻孩子身上赚了。但是,那是这就是美国主机,真的。如果他们愿意投入工作,我们不会害怕在他们身上投资,也不拒绝给他们成功的工具。“

邓斯特:“2000年毕业时,我被聘为美国主机的第一个销售和营销团队负责人。 我们的小团队负责营销和设计网页或图形。我戴过很多帽子(因为掉发),我的脖子还因此很疼。但这伤害是值得的。

维索斯基:“几年前,我就通过DJ听说过布莱恩·希尔,也在早期的新梦想聚会中玩了几场。 我以前的雇主DrDrew.com,是的,Loveline和MTV的杜鲁博士失去了融资,所以我那时正在寻找新工作,而他们向我抛出橄榄枝。几个月后,我终于被通知参加面试。 我坐在房间里,而创始人们问我像‘你知道什么邮件吗?’和‘你以前见过HTML吗?’之类的问题。”

建造大楼

毕业后,创始人们决定将新梦想总部迁离宿舍,建一个真正的办公室。他们在亨廷顿公园租了一个古怪的地方,很快这个地方就被称为“大楼”。

邓斯特:“我们在洛杉矶东部的一个工业区的一个小建筑中工作。它在创始人托尼·丹扎口中被经典地称为“失控”。那个建筑迷人而独特,但下雨时漏雨,保险丝经常断。住在我们停车场的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不断让我们付钱给他,好让他成为我们的保安人员。“

卡什巴:“那栋建筑装饰有圆窗,是一种婚礼蛋糕风格,每个故事比下面的一个小一点。 楼梯上盖着琴键地毯。它的空间很大,我们一群人能住在里面。第一个夏天,一大些哈维·玛德学生和我们在一起住在那里,所以那全是人。工作和生活发生冲突也融合了很多。

维索斯基:“我们所有的书桌都是顶部有扇旧门的文件柜。拱顶就放我们的服务器。电梯(只有一个舷窗,没有灯)通到四楼,那里是一个小小的锅炉房。当他们第一次乘这种电梯,都满是好奇。”

充满朝气的创业氛围

邓斯特:“我们的企业文化是伟大的。上午10点,一个人说“嘿,我们去看电影吧”,整个办公室都会去看电影。你可以这样做,不管怎么小的事情只是没有打破常规。而当他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没有花费大量的精力。你会惊讶于我们的系统管理员可以在黑莓850后工作!现在,二百名员工和七小时工作,我们无比得和谐。

卡什巴:“早期大家合作很愉快。我认为这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来自大学,彼此很了解。从一开始一切就是很开放的,没有秘密,没有层次结构,每个人都可以做任何事情。这是我们如何民主制度的基础。2008年,我们被WorldBlu认证为自由的工作场所。我们没有必要改变现有的任何东西来赚钱。我们一直以开放的方式做事情,从一开始就和大多数人分享大部分细节。“

维索斯基:“除了做你的本职任务之外,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规则。在我们建立配额制之前,你的工作是开放的。没有时间表,只要团队中的支持票比启动时少,每个人都很开心。那时候,公司足够小,我们会在我们的会议室举行每周一次全体会议,在那里我们也会开展一些关于一个新项目的培训。”

杰瑞米·汉默(首席云设计师):“过去,办公室将音乐工作室和派对空间翻倍扩建,这绝对是流血投资了。”

卡什巴:“我们有那么大的空间,所以为什么不聚会!第一年,我们邀请所有的朋友来参加万圣节派对。我不知道派对有多大,可能是100人左右。它变得越来越大,最终我们雇了当地的乐队和调酒师。无论是第一年还是第二年,我都是扮成法庭小丑。我妻子记得我穿着绿色紧身衣。”

和创始人一起工作

老班子中,卡什巴和罗德里格斯现在仍然担任联合首席执行官; 琼斯和威尔已经转向新的企业。美国主机的早期员工通常直接与四位创始人直接联系,从而将不同的技能和领导风格带到桌面。

迈卡·萨克斯(高级副总裁,主持人):“与创始人合作很有趣,也很沮丧、很直接,很困惑!因为无论哪天与四人中的每一个接触都会有不同的感觉。

邓斯特:“他们能一起很好地工作,是因为他们都是从事的专门的业务领域。

达拉斯是科技大牛。他一直在努力寻找最能与客户产生共鸣的领域,同时探索出了我们如何释放这种共鸣。

“迈克尔是管财务的。为了保持正常运转,他总是监督着我们的财务收支。

、“萨奇是一个编程机。他是美国主机最牛的编程师之一,编程速度比任何我见过的都更快。

“乔希是营销人员。他不再参与我们的日常业务,但他现在直接对我们的风格、语气以及与客户互动的方式负责。“

安德里亚·塞拉斯(技术支持副总裁):“他们都让我觉得自己是团队的重要组成部分。”

开放源代码

卡什巴:“从一开始我们就使用开放源代码,更重要的是它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自由。当“Linux”刚推出时,我们开始这样做,这对我们的业务模式有很大的影响。 我们的价格比很多的竞争对手低,因为除了硬件和人我们没有任何成本。事情从此改变了,但把“Linux”放在我们的第一台服务器上的决定有很大的意义。“

邓斯特:“当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时,我们永远支持免费的开放源代码方案。在不提高价格的前提下为我们的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为什么不呢?

希尔:“从一开始就运行“Debian”可能是我们开放源代码的最好例子。我想,没有它,我们甚至不会是一个真正的公司。”

技术难题

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科技公司,美国主机团队得到了一个宝贵的教训:预防是解决技术问题的更好的方法,而不是切断。

卡什巴:“很早以前,一些黑客能够黑入我们所有的服务器,当时只有八个。这弄得我们心里发毛。最后,我们打电话给数据中心,要求他们切断电源线。这此事故造就了我们知道今天还坚持使用的安全模型,例如客户服务器和后端服务器之间的隔离。这些我们从黑客身上学到的东西,使得我们避免了以往任何重大的安全问题。”

邓斯特:“我们DreamHost.com的注册过期过一次。那次,我们花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来恢复运行。那时真的非常紧张,非常恐慌。”

卡什巴:“2006年,我们碰到了网络问题,那次问题让客户的速度变得很慢。它没有让我们衰落,但只是令人不爽。在某些时候,你意识到必须做更多的预防; 这种预防也是成熟的技术组织一部分。

建设和成长

塞拉斯:“在早期,达到某个客户或域名,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里程碑。现在这仍然是我们的大事,但我们已经走过很长的一段路了。”

汉默说:“我们开始提供CGI访问与每个主机方案,那真是一件大事啊!

卡什巴:“当第一次重写自动化系统时,我们叫它DH2。我们开玩笑说,我们会叫到DH 2000,就像Windows 2000一样。我们原以为这需要六个月的时间,实际上我们花了两年时间,但它今天基本成为一切工作的核心。这是软件开发的一大经验:事情可能比你预期的花费更长时间,你做的决定将会产生持久的影响。

“那时候,人们不在我们的DNA买东西。我们构建了一切:错误跟踪、人力资源系统和计费系统。过了一段时间,没有人想用我们的人力资源软件,所以我们不再这样做了,但直到最近才有所改善。“

萨克斯:“我们创造而不是经常买东西,但是在前十年它的效果非常好! 我们建立了自己的Netapp驱动器并立即移动了数据中心。”

美国主机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美国主机雇佣了一些非常棒的人。这就是早期(甚至更早)的员工喜欢在这里工作的原因。

塞拉斯:“我的大多数朋友都在美国主机团队。”

约翰·罗宾逊(DreamPress产品负责人):“哈维·玛德的学生们努力工作,尽情娱乐。我认为这是美国主机团队创造的独特气氛。员工们想要做得很好,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将以团队的形式去享受辛勤工作的成果。这也创造了一个家庭般的氛围,员工真诚关心彼此,无论级别高低,人们都在个人和团体的成功上投资。 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留在这里将近二十年,为什么还是喜欢成为美国主机的一部分。”

凯蒂·史密斯(市场营销协调员):“我喜欢和我认为这个星球上最酷的一群人一起工作。”

卢克·奥多姆(数据中心经理):“在2010年,我从格鲁吉亚农场搬到洛杉矶,那时的我从来没有在三层楼高的建筑物里呆过。我失业了,操着厚重的南方口音,不出名的大学文凭,那是经济危机的时期。那时我是美国主机的客户。

“有一天登录网站时,我注意到了招聘链接和应用。三个月后,我收到电话,那一周我第一次乘很多层电梯到了第五十层(这真是太棒了),找到了这个大家庭。 在这里,我的辛勤工作得到承认,公司十分关心员工。即使距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已有将近八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但每次当我走下电梯的时候,这里仍然像家一般。“

安德烈·高(软件开发):“我们都努力实现共同的目标,并可以灵活地实现目标。”

维索斯基:“这就是我的宝贝。我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这里,很高兴看到我做过的所有工作都帮助美国主机实现了成功。”

丹妮拉·(技术支持):“事实上,我们的老板并不可怕也不凶,这使得当有问题或要事时,更容易与他们说话。在这里我受到尊重,我感到很舒服。”

邓斯特:“当美国主机成为头条新闻时,或者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些问题,抑或我们正在推出新产品或功能,我有义务代表整个公司紧急发言。幸运的是,这是我的工作。我觉得与美国主机这个品牌息息相关,这在技术行业是非常罕见的。 这可能是为什么我在这里工作了20年中的18年!

希尔:“十八年来,我一直在认识一些很特别的人,有些甚至成为终身的朋友。对我而言,最好的部分不是我在成长过程中不曾存在的领域取得了一段伟大职业生涯,而是我已经能够真正拥有我最亲密的朋友——那些我真正喜欢和呆在一起的人。这些我从前都很少体验,我非常感谢我有这段经历。”